新加坡夫妻自己动手在长城附近砌了个5000㎡的石

点击次数:   更新时间:2020-10-26 13:15     作者:钱柜

  北京人平时生活是怎么样的呢?以一个外人的眼光看,家居姐觉得痛并快乐着的滋味应该就是在在皇城根下吸霾的感觉吧。

  新加坡人Leng是MOSS花艺工作坊的主理人,她和先生女儿在北京生活了20年。为了过上田园生活,一家人花了两年时间,在北京周边四处寻找理想居所,2012年,终于在六环外平谷长城附近的郊区,找到8亩地,自己盖了一栋房子。平谷境内的长城,是明代在北齐长城基础上修建的,现在作为平谷将军关风景区对外开放。

  最奇特的是,整栋房子竟然由石头砌成,包括围墙和房子后头的梯田。而且这些石头都是从附近山里采来的,用量超过了3000立方米。算上花园、果园,现在三个人住着5000平米,他们在这里种花种菜,干农活,和朋友聚会,能在北京过上这样的生活,真是一件奢侈的事啊……

  新加坡人Leng是MOSS花艺工作坊的主理人,她和先生女儿在北京生活了20年,为了过上田园生活,一家人花了两年时间,在北京周边四处寻找理想居所,2012年,终于在六环外平谷长城附近的郊区,找到8亩地,自己盖了一栋房子。平谷境内的长城,是明代在北齐长城基础上修建的,现在作为平谷将军关风景区对外开放。最奇特的是,整栋房子竟然由石头砌成,包括围墙和房子后头的梯田。而且这些石头都是从附近山里采来的,用量超过了3000立方米。算上花园、果园,现在三个人住着5000平米,他们在这里种花种菜,干农活,和朋友聚会,能在北京过上这样的生活,真是一件奢侈的事啊……

  这个石头房子, Leng叫它“山林石屋”,这里四面环山,漫山遍野都是树林。位于北京的平谷郊区,算是六环外面了,离机场有80多公里。当初就是想周末有一个地方,可以种花、种草、种菜,过一下田园生活吧。房子有400多平米,加上花园和果园,大概有5000多平米,断断续续盖了两三年才完成。

  刚来时,这里就像一个野森林,房子也是一个小平房。Leng本身是做花艺设计、园林景观的,就想造出一个能融入这个环境和山景的房子。刚好在附近的山里,他们见到了好多用石头砌成的梯田,就想到了用石头来建这个房子。

  Leng的先生是室内设计师,房子是他设计的。整栋房子由石头砌成,包括围墙和房子后头的梯田。这些石头都是山里采来的,我先生算过,用到的石头超过了3000立方米。他们边做边改,石头越砌越多,所以墙面也是越来越厚。错打错着,就变成一个冬暖夏凉的房子。

  他们先盖了“一期”,是自己的居住空间。一进门是开放式的餐厅和厨房。长餐桌适合大家来聚会,Leng和女儿也会进行一些花艺布置,展示我们采收来的果实。主卧和玻璃阳光房做成的客房,朋友周末过来玩也能在这里留宿。

  左手边是客厅,有一个壁炉沙发区,夏天可以欣赏山景,冬天可以点燃壁炉,大家围坐在一起聊天。

  他们在墙体上加盖了大片的玻璃窗,既能看山,又能引进自然光照,在任何时候房子都是阳光充足的。

  后来慢慢盖到“二期”,变成一个比较大的招待朋友、会客的空间,可以办一些小型的派对。

  他们还是希望能跟植物共处,所以大树尽量保留下来,小树就挪出来,有颗山楂树就被圈进了房子里,原本以为能把阳光引进来,但没过多久还是枯死了,最后倒也变成了房子的一道景色。

  家里的装修风格是“Vintage Rustic”(乡村复古风),感觉还有些混搭吧。

  Leng年轻时就喜欢买东南亚的老家具,这里有不少家具我结婚时的嫁妆;纺织厂淘汰下来的木椅子,他们也收了十几把;还有朋友淘汰的70年代的电视机和热水瓶。这些物件都有自己的生活痕迹,很自然地融进了屋子里。

  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有5年,种了很多植物果蔬,都是自己动手采摘水果、整理花园,用自己菜地里的菜做饭。

  菜地里种了沙拉菜、西红柿、黄瓜、香草、草莓;果树有杏、桃、西梅、李子、树梅、枣、花椒、山楂、柿子、核桃和板栗……

  Leng还是一个园艺控、收纳控。农作工具、篮子、鞋子,都有各自摆放的位置。因为地方大,很容易遗失一些大的工具,他们就用旧床板做了工具墙。

  家里的画都是Leng先生画的,他也在石头上作画,根据石头的形态,画过刺猬、狐狸、兔子。朋友受到他们的影响,也会从世界各地带来石头送给他们。最远的石头来自挪威。

  山上有很多可以用来插花的东西,女儿喜欢在山上捡一些造型漂亮的枯枝,或干枯的木枝上长的那些苔藓或者是菌类,给房子做一些装饰。

  他们在家的外周也种了好多花,丁香、牡丹、洋水仙,还有一整墙的蔷薇,初春,所有的果树会先开花,院子里的樱花、杏花、梨花,都在不同阶段开放。最震撼的是紫藤,像一串串紫色的葡萄,但盛开的季节非常短,两周就会不见了。

  干完农活的傍晚,他们一家都喜欢呆在室外壁炉边,休息、聊天、喝喝小酒,它是家最重要的一样东西。和住在北京市区相比,他们在这里更接地气,也更能感受到四季分明,有了这房子以后,我们旅行的时间也少了,非常害怕错过任何看花、采摘的时间。这里空气和水的质量都很高,也因为干很多农活,身体也变好了,不用去健身房了。

  北京二环内,距离走路不到10分钟的前门大街旁,有一片面积达50万平方米的老居民区,因为旧城改造,整个区域都闲置了。北京人ZEN偶然一次来到这里后,像是发现了世外桃源,简直不相信北京还有这么漂亮的地方!去年8月,他花了两个月改造其中一间民房,建成了第一家杂志图书馆——春风习习读书会。

  这里虽然只有80平米,却收集了400多种、来自世界各地的杂志和独立出版物。屋里有两大宽敞的阅读区,门外看出去就是小桥流水,是北京市中心难得的清静之处!

  春风习习杂志图书馆位于北京二环内,距离走路也就10分钟,门前有一条700多年前修缮的护城河,四周的环境可以说是北京城内少见的安静、优美。

  它原本是一间大宅院的北院,只有80多平米,空间很紧凑,但我希望留出足够的地方,可以阅读、思考,甚至发呆。ZEN保留了房子的原貌,老房梁、柱子都没有拆,只将隔间打通,使室内空间更开放。

  室内有两大阅读区域,一边是比较开放的,摆了一张长桌,可以有三五好友围坐在一起阅读。

  而另一边相对有隐私性,我用木格栅对采光做了遮挡,窗边也有独立座位的吧台阅读区。

  这里有400多种来自世界各地的杂志,有关建筑、设计、生活美学类的居多,80%是国外的杂志。他们不仅争取做到与国外同步上架,也收购了很多珍藏版让人“大饱眼福”。

  比如丹麦的《Plethora》,是由当地僧侣手工印刷的。它的尺寸惊人,单价100多欧元,且一年只出一本,总共只印刷1000册。

  相比国外,国内做独立杂志的人少得多,甚至有很多杂志都接连停刊了,但是仍然有一批人在坚持做独立出版物。比如苏文的老照片摄影集《红双喜》。

  ZEN当初把这里做成杂志图书馆主要有两个原因。一是因为国内还没有类似的空间,可以像日本的茑屋书店一样开到凌晨2点,在夜晚没地方去的时候,进去逛逛翻翻书,十分惬意,在未来,他也想把这里做成24小时开放的空间。

  二是因为,现在很多年轻人对于生活美学类的资讯都有渴望,很希望能有一个地方将它们集中展示出来。

  ZEN觉得阅读需要一种仪式感,比如说一个人从家里去图书馆的路上,其实他就已经有了心理建设,就是要去安静地看书的。那么希望你能在进来以后,瞬间静下来,除了看书没有别的干扰。

  而选择“杂志”作为载体,是因为它和图书不同,图书可以不停地被再版,而杂志就是一期一会,就像对现在发生的事儿摁下的一个快门儿,所以我想要用这个空间把这些记录保存好。

  不要说杂志图书馆了,现在连实体书店都已经越来越少。有人觉得电子书方便得多,但ZEN觉得点击屏幕这个动作很机械,真正翻动书页的动作却是活的,每次翻开一页书,流动的空气就好像有种春风拂面的感觉,这也是为什么这里叫做“春风习习”。


钱柜